400-888-8888

新闻动态

健全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完善以什么为基础(健全科技人才评价体系完善以什么为基础与创新能力)

2023-09-04

  ◎徐芳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更进一步强化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培育和使用的若干措施》提出,高等学校、科学研究院所、国有企业等要根据职责使命,遵从科学研究活动规律性和专业人才成长规律性,创建和健全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赞扬管理制度,技术创新赞扬形式,科学设置赞扬考核周期,增加考核频度,开展进行分类赞扬,健全并全面落实优秀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技术职称职务破格晋升管理制度。专业人才赞扬是我省信息技术体制改革的重点和难题。当前优秀专业人才赞扬在形式技术创新、进行分类赞扬落地、外部环境影响等各方面还亟待更进一步优化,以期营造更有利于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健康成长的良好环境。

  我省优秀专业人才赞扬改革持续推进

  信息技术赞扬是科学研究管理的关键工具和手段,其关键性日益突出。在我省信息技术技术创新专业人才队伍中,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是主力军,是*具技术创新活力的群体,也是建设信息技术大国的关键力量。建设信息技术大国是一项宏伟的事业,须要方各方面面的支撑,更须要一代代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持之以恒、坚持不懈的努力。作为关键的专业人才管理工具,信息技术赞扬在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的遴选、培育、使用、鞭策等各方面发挥着关键指挥棒作用。创建科学的优秀专业人才赞扬管理制度,对于树立正确用人导向、鞭策引导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业余发展、调动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技术创新创业积极性、加快建设世界大国具有关键作用。

  近年来,我省出台了一系列以“三评”改革和破“四唯”为代表的信息技术赞扬及专业人才赞扬改革政策,对改进和健全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赞扬管理制度起到了积极作用,表现在以下几个各方面:

  ——增加了信息技术赞扬的数量或频度。“三评”改革实施之初,中央组织部等12个职能部门和单位联合开展了信息技术赞扬“减量”改革,即梳理所有信息技术赞扬事项并进行简化、合并、中止。历时一年半,12个职能部门和单位共梳理、中止各类赞扬事项37项,通过合并,净增加41项,下放20项,总体简化了29%,对增加和抑制信息技术赞扬数量与频度起到了较好的作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青少年信息技术人员的赞扬负担。

  ——对“四唯”指标进行了集中清理。破“四唯”改革以来,相关职能部门和用人单位对照改革文件建议中止了各级考核管理制度或规定中一些明显不合理的“四唯”建议,集中对体现“四唯”的限制性、否决性、门槛性指标进行了清理。比如,深化技术职称管理制度改革,中止了技术职称评审中的外语、计算机建议,弱化了论文权重。

  ——逐渐涌现出优秀专业人才赞扬新形式。各职能部门、机构和高校也开始积极积极探索与信息技术技术创新规律性相适应的信息技术赞扬形式。通过拓宽专业人才识别和赞扬形式,引入市场赞扬、同行赞扬、社会赞扬和国际评估等,逐步创建起以质量、绩效、贡献为导向的信息技术赞扬标准。此外,部分单位通过创建“绿色地下通道”“直通车”等技术创新管理制度,着力培育和平衡高水平优秀专业人才和队伍。

  多措并举优化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赞扬管理制度

  从实际情况看,信息技术赞扬问题仍有待改观,对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的不利影响依然存在。主要表现在优秀专业人才赞扬形式技术创新还不足、进行分类赞扬管理制度还未真正落地、外部环境干扰影响较大等各方面。如何破解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赞扬难题依然是须要各方关注和努力的关键课题。为此,建议从以下几个各方面着力:

  一是以定量分析认定结合赞扬形式为抓手,促进信息技术赞扬改革走向纵深。建议要在继续推进和抓好破“四唯”全面落实的基础上,针对定量分析认定结合赞扬形式设计和技术上的痛点和难题问题,由国家主管职能部门出台指导性文件,并建议高校和科学研究机构结合自身特点更进一步全面落实,促进信息技术赞扬改革走向纵深,重点是要强化定量分析认定结合赞扬形式的总结与凝练,特别是赞扬形式和程序的精细化设计;促进构建信息技术赞扬形式库和工具包,引导学术研究机构、专家评审委员会在评审管理制度各方面积极探索多元化的评审标准和形式体系。

  二是健全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成长与发展的多样化业余地下通道,引导百花齐放。建议在重视学术研究专业人才的同时,充分考虑到从事不同类型科学研究活动的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的业余发展需求,设立多样化的业余发展地下通道,针对不同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特点设定科学赞扬指标,破除“论资排辈”和“圈子文化”,让每一位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都能享有“人尽其才、才尽其用”的公平机会。优秀专业人才赞扬改革试点工作单位要以试点工作为契机,明确自身的试点工作责任和特色,开展各有侧重的优秀专业人才赞扬改革试点工作。

  三是构建多元化的专业人才赞扬形式,兼顾专业人才的共性化与个性化发展。建议在赞扬内容上,重点关注对“事”和“人”的赞扬,而不是对“量”的赞扬;在专家选择上,尽可能保障多样性与均衡性,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体现“国际声音”和“青少年声音”;在高级别项目和成果赞扬中,尽量做到“大同行”与“小同行”结合、国内专家与国外学者结合,避免学术研究权威“一锤定音”;在赞扬形式上,积极探索常规地下通道和快速地下通道并存模式,既为渐进式发展的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提供畅通的稳步上升地下通道,也为作出重大突破与贡献的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提供快速上升地下通道。

  四是健全优秀专业人才流动市场管理制度,让专业人才在市场竞争中实现价值。在户籍管理制度、社保管理制度等配套措施改革上,创建优秀专业人才流动改革先行试点工作。建议政府在创造良好环境、规范用人秩序等各方面持续发力,强化对专业人才市场恶性竞争的监管等。更进一步规范专业人才计划,将专业人才赞扬自主权交给用人单位,由其根据专业人才市场的正常规律性、根据自身和发展须要自主评定专业人才和设定称号,政府予以宏观指导。

  五是积极探索对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的择优平衡积极支持管理制度,加大科学研究诚信的系统赞扬和动态管理。营造一个切实遵从科学研究规律性和优秀专业人才成长规律性,有利于年轻人潜心研究、长期积累,不急功近利、拔苗助长的良好环境。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大多处于业余早期阶段,*须要平衡积极支持,为此,急需创建引导技术创新、宽容失败的容错纠错管理制度。建议加大对业余早期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的普惠性积极支持和跟踪培育管理制度,增加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的后顾之忧和“科学研究温饱烦恼”。同时对优秀青少年优秀专业人才实行基于科学研究诚信的长期平衡积极支持管理制度,增加过程性赞扬,强化绩效赞扬。促进守信鞭策和失信约束管理制度在专业人才赞扬中更进一步发挥作用,从严治理弄虚作假和学术研究不端行为,共同营造良好的科学研究生态环境。

  (作者系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管理技术创新与评估研究中心副主任)

  来源:信息技术日报

【编辑:曹子健】